Page 34 - 201505
P. 34

32
      人物


                  Dong Yugan: People is The Priority of Architecture


                  董豫赣 :
         -  Figures

                  建筑一事,“人物”为先







                  了解使用者的所思所想,所需所求,以“人”的角度切入,
                  才能设计出最符合人的尺度的建筑。处理“人”与“物”的关系,
                  而非执拗于单体建筑的造型,是中国式建筑设计的题中之义。


                  文、摄影 | 曹若屈







                           如    今回过头想想,在北京,似乎也没有比现址更好的地方可                      水组成的园林。董豫赣也坐在窗边,旁若
                                                                               无人地看着电脑。
                                以安放红砖美术馆了。它过于庞大,若盘踞内城,恐怕有跟
                           皇城分庭抗礼的嫌疑;若置诸繁华商业区,乃至798艺术区,又会                          红砖美术馆从2008年起建造已有
                           略显霸道;唯有在近乎京郊的何各庄,望着望京,又经由望京望着                       四年,这位瘦小的建筑师仍未确定它最
                           北京,在那松散的城中村、别墅、艺术机构杂处的地方岿然自处,                       终的图景。不过这不足为奇,他早先设                                         图,没有效果图,一切看着办——如果业主强烈要求,                    以“关系”而非“审美”来看待建筑
                           然后散发出一点点卓尔不群的味道来。                                   计的“祝宅”花了八年才完成,此前此后                                        他就草草勾几笔,否则能省则省。按照他的说法,他关                        以“人”和“物”的关系这一切入点来观察红砖美术馆,可能
                               这种卓尔不群,显然也是它的设计者董豫赣的味道。从业                       的“水边宅”和“清水会馆”都耗费了四                                        注的是建筑的“形是怎么出来的”——翻译过来的意                     会有不同的体会。
                           十来年,代表作不过三四件,在业内的口碑不输马岩松、王澍等                        年才完工,与时下盛行的“中国速度”相                                        思是:我不会凭想象和经验先给你“画”一栋房子,而                        如果是初次造访,你多半会被这一建筑所惊讶——单是美
                           人,然而对于行外之人,却几乎默默无名,唯有亲眼看到他的建                        比,董豫赣简直是一个慢行者。                                            是根据建造的实际情况来决定建筑的最终走向。                       术馆这一巨大的红砖单体建筑,就已经少见到让人耳目一新,更
                           筑,你才会在狐疑的同时惊叹:好一个董豫赣!                                   到了今年,因为展览的缘故时不时要                                          他关注的不是某个单体建筑的形——如我等                     不用说,在展馆之外,还有如此精致而现代的园林在等着你去
                                                                               去红砖,结果董豫赣还在——展馆和园                                         外行人看来,建筑的形状、造型,似乎显然是首要                      探幽。
                           比造型更重要的是生活                                          林的主体固然已经成形,但似乎对于董来                                        的——而是首先在乎“关系”:人与建筑的关系,空                         然而,如前所述,造型只是一部分,你可以留意的还有光
                               初识董豫赣,是因为红砖美术馆。彼时的“红砖”已经开门待                     说,只要还有一块砖没有铺好,他也不会                                        间和时间的关系,将美学放在生活之后。例如,如果                     影——无论是早晨还是黄昏,美术馆南墙的镂空立面都会让你
                           客,造访之时,正是艺术家黄永砅的《马戏团》展览开幕前夕。我跟                      离开的。                                                      业主喜欢在院子里种上一株石榴树,则院落的设计                      见识到光影的玄妙,不同角度的光线被切割,然后流泻在地面
                           朋友坐在红砖咖啡馆的北窗边,身后是巨大的红砖砌就的近万平                            与绝大多数建筑师迥异的是,董豫赣                                      需要与之相符;如在红砖美术馆一例,则大体上可                      上;或者,当你坐在大厅圆形剧场里,天光从头顶直射而下,一
                           方米的展馆,北边透过玻璃窗分割的,便是由青砖、红砖和假山池                       更像是一个造园者——建造之前没有设计                                        以说,业主希望不同身份的人如何使用这座美术馆,                     时间让你产生身处教堂的错觉。多功能厅正面墙上的十字架,
                                                                                                                                         就是设计的起点,由这一起点开始,才生发出不同的                     屋顶两侧的桁架,以及咖啡馆、餐厅和园林中的圆形亭子,处处
                                                                                                                                         建筑:展厅、纪念品商店、咖啡馆、餐厅、多功能活动                    都透着碎光,置身其中,感受到的是无处不在的影随光行。
                                                                                                                                         室,以及变化多端的园林。                                    更值得留意的是“移步换景”。有很多建筑,好看是好看,但
                                                                                                                                             基于需求而非想象来设计,当然不是董豫赣的独                   也仅限于“好看”,仿佛在某处有一个“最佳拍摄点”,你可以藉
                                                                                                                                         创,只不过他似乎更固执一点,比如在北京交道口的                     此拍摄到最佳的照片。但建筑显然不是平面的艺术,而是立体
                                                                                                                                         “祝宅”建造之前,他和业主聊得最多的是生活,因                     的、空间的,更重要的是——时间的。光影的变化是建筑时间性
                                                                                                                                         为生活方式不一样,房子自然要盖得不一样;到了“清                    的表征之一,除此之外,时间性还有其他的向度,比如“幽深”
                                                                                                                                         水会馆”,他甚至跟业主强行提出:第一,我们要经常                    带来的历史感。在红砖美术馆,所有的建筑都不是一览无遗的,
                                                                                                                                         聊天;第二,我要见你家里所有的人。于是乎,他果然                    你从咖啡馆、餐厅和池塘望向北面的园林,得到的是不一样的景
                                                                                                                                         见上业主的父母、岳父母等一大家子人,经常一起去                     色;从东侧的廊桥穿过圆拱花径,和从西路绕行到达“槐谷”,
                                  ? 槐谷一部分                     ? 由灰瓦叠成的漏窗                       ? 园林局部                                    公园喝茶,交往了一两年,才真正着手房子的设计。                     也都是完全不同的体验。

                                                                                                                                                                                                                                        33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