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33 - 201505
P. 33

30
 人物


             去年12月中旬,戈壁滩迎来了第一场雪,气温降到零下35                          项目部安排她在工程部做资料员,主要负责整理图纸、规
          度。一天晚上车队不知为何没能回来,搅拌站断料了,凌晨两点,                       范、各项资料等。任春君之前也曾在项目上做过资料员,但只接触
          丁海东和同事一起开车去找,黑黢黢的深夜,寒风裹挟着大雪,                        过预制梁及桥梁下部结构的资料;到“额哈”后,首次接触路基和
          车没走多远就陷进戈壁滩里,没带铁钎,大家只能就着车灯的                         涵洞,因为对现场和规范标准不熟悉,刚开始时,资料做得很吃
    -  Figures
          光亮,捡石头、垫轮胎、刨沙子,好不容易把车弄出来了,开了一                       力,整理也有点无头绪。
          小段,车胎又瘪了,原来是骆驼草的刺太硬,早把车胎扎破了。                            好强不服输的她想起王总(王强)曾说过,“做资料就是学
          大家二话没说,赶紧趴在雪地里换轮胎。                                  习图纸、规范的过程”,一有机会她就会向工程部袁展展部长及
             “当时风刮得人站都站不住,但想到工地上几百号工人还                        技术员请教,并多次去现场观看路基、涵洞施工,与验收标准认
          在等着材料干活,再困难也得上!”                                    真对照。
             丁海东已记不清这一年里类似的事情经历了多少次,也记不清                          工区缺技术员,张光源被调到了离项目部最远的五工区,夫
          在嘉黑路上来来回回地跑了多少趟,他就像一只不知疲倦的“戈壁                       妻俩半个月见不着一面,五工区信号时有时无,十个电话有九个
          之舟”,用他坚韧的毅力,克服重重困难,为额哈铁路的修建打造                       无法接通。虽说在同一个项目,但跟分隔两地没什么区别。任春
 ? 徐勋在检查桥台锚栓孔周围是否有裂纹  ? 丁海东在额哈铁路施工现场指挥设备调运
          起一条畅通无阻的物资保障线。                                      君又过上了一个人工作,一个人吃饭的“单身”生活。
                                                                  “额哈”是一个比较特殊的项目,因为工期紧、任务重、条件
          任春君:有遗憾,却不后悔                                        艰苦、管段太长、通讯不畅等原因,工程过程中更偏重工期及进
                                                              度,工程资料、施工日志等内业资料没来得及同步跟进,这就加
 背也是冰冰凉。  海东也习惯了这个称呼:“可能是我把戈壁的路都摸透了,不迷  额哈项目开工时,任春君的老公张光源作    重了后期内业资料整理的压力。
 “那段时间,每天睁开眼睛就去现场,没有时间刷牙洗脸,更  路,跟骆驼一样。”  为先遣队员第一批进场,正在家休产假的她也     今年8月,任春君带着8个新员工开始日夜加班整理资料,一
 没有时间思考和沉淀。”一天夜里,徐勋灌桩完在路基旁等车,实  额哈铁路竞博jbo施工管段工程造价6亿多元,所需的物资材料  一直密切关注着项目的进展,听老领导王总(王向民)说起这边  个人一个人地教,一张表一张表地做,整个标段的路基资料、桥
 在太困,也觉察不到有多冷了,等着、等着竟躺在路基上睡着了。  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浆砌石约21万立方米、碎石15万立方米、水  各种管理人员极度缺乏,她开始纠结:到底是继续在家带孩子,  梁资料、涵洞资料、附属资料等数以百万计的资料,需要他们在
 高强度的工作让这位曾经自由浪漫的年轻学员产生了一种  40万立方米、钢筋8200吨、水泥47600吨、柴油5000吨……  还是去项目上班。  几个月时间内完成,想想都觉得“压力山大”。
 从未有过的压迫感,他一心想出去走走,重新回到城市里去,但  面对巨大的物资供应压力,丁海东一个月内跑遍了酒泉、嘉  “离开孩子我当然会觉得不舍,但如果工作岗位需要我,我  做资料的过程中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台帐不准确,分部
 工期紧张,根本不给人喘息的机会,徐勋的情绪开始反常,对讲  峪关、额济纳等地的建材市场及建材生产厂家,仅陆地行程就  又觉得自己应该义不容辞地站出来。”就这样心理斗争了整整  分项及检验批工程划分不正确,与图纸不对应等,再加上新员工
 机里的声音感受不到丝毫的朝气。  达5690公里,在确保质量的前提下,货比三家,力争以最低价订  一个月,任春君“狠心”地给刚满百日的孩子断了奶,决定来“额  对现场及图纸规范不熟悉,难免会出现很多错误,这些都需要任
 工区经理窦秋元看出了徐勋的情绪波动。“当时窦总和冯总  货,既满足工程所需,又缓解项目的资金压力。  哈”工作。     春君来一一改正。
 (冯文博)商量,说实在不行可以让我去玉门休息两天……后来  干过物资工作的人都知道,即使在交通发达的地区,这活儿  临行前好几天,任春君就已经吃不下饭了。怀胎十月,再加  “那段时间,资料室和会议室都充斥着紧张的气氛,打印机
 他们又跟我聊起以前自己干项目的经历,还送给我好几本书,教  也是出了名的“又碎又累”,而在黑鹰山这种“五无”地带,一根  上三个多月与孩子的朝夕相伴,孩子带给她无限的幸福,现在突  一直不停地转着,有时我觉得压力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想逃离,可
 我要学会调节情绪。”  钉子都只能穿越戈壁去几百公里外的嘉峪关找,工程物资供应  然要离开他,说不定好几个月都见不到一面,对这位年轻妈妈来  看着加班到深夜的同事们,我又为自己的懦弱羞愧不已。”
 领导们掏心窝子的聊天让徐勋一下子沉静下来,他开始反思  的难度可想而知。  说无异于切肤之痛。                  整整心情,重新埋头工作。两个月的时间,任春君和同事一
 自己的情绪,渐渐地重新捡拾起初入“额哈”的雄心。  从嘉峪关到黑鹰山镇只有唯一的一条戈壁碎石路——嘉黑  2014年8月26日下午,婆婆送她到火车站。站台上,任春君抱  起整理完额哈标段122公里路基、52座桥梁、400个涵洞的全部
 76根桩,硬生生灌了整整28天,28天的记忆里充满了寒冷、  路,从外采购的物资设备,只能用汽车运输的方式,经由嘉黑路  着儿子,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又流;母子连心,襁褓中的孩子似乎  资料。
 饥饿和疲惫。今年桩检,当领导宣布76根桩硬指标全合格那一  运到各施工点,平均单程运距220公里,一辆载重汽车单程运输  也感觉到马上就要与妈妈分别,哭得撕心裂肺。  来“额哈”一年多,任春君只在春节时回过一次家,终于见
 刻,徐勋着实激动了一把,这段痛苦的经历在他的心里开始变得  一趟,至少需要26个小时。  “有那么一瞬间,我真想算了吧,不去了,孩子还这么小,我  到心心念念的儿子,任春君激动不已,但孩子看她却像看陌生人
 异常珍贵。  刚进场时,从料场到工地没有路,沙坑常常将运输车陷住。  怎么舍得?可是想想项目部的实际情况……最终,我还是狠下心  一样,任春君一抱他,他就嚎啕大哭。
 “刚到公司时,我就告诉自己,既然选择了工程这条路,就  第一次进来一支十辆车的车队,在距工地80公里的地方全部陷  把孩子交给婆婆,踏上了离家的火车。”  “儿子五个多月会坐,八个月会爬,十个月会扶着东西站起来,
 不要怕吃苦。经历了‘额哈’这一年多的洗礼,我更坚定了当初  入沙坑,没有手机信号,无法发出求援信息,丁海东和司机们没   十一个月会走路,一岁会叫爷爷……他爱吃甜食,不爱喝白开水,
 的想法,我希望自己能够踏实地走下去,不畏艰辛地走下去。”  吃没喝地在荒漠里守了整整一天一夜。              爱坐在高高的地方,不爱在家里呆着……”孩子成长的点点滴滴,
 起初,车队几十人的吃住只能在车上解决,后来想办法搭起                                   任春君像每一个妈妈一样如数家珍,但她也都是听婆婆转述,没能
 丁海东:甘当 “戈壁之舟”  了帐篷,但还没住几天,忽然一夜狂风大作,所有的帐篷全部被                  亲眼见证和陪伴。
 风撕碎,衣服、床单、锅碗瓢盆刮得满戈壁滩乱跑。                                          常常会有人问这位“狠心”的年轻妈妈是否后悔来到“额
 物资部部长丁海东30来岁,或许是因为常  在物资供应高峰期,丁海东最头疼的是既要保证工地材料               哈”。任春君的回答温婉而坚定:“我的确错过了孩子成长的很
 年累月的风里来雨里走,岁月早早地将他年轻  供应,又要确保车队每天有活干,还要考虑料场的生产量,为            多重要时刻,这是我一生都无法弥补的缺憾;但我不后悔,能
 的面庞勾勒得棱角分明,眼睛不大,却目光炯炯;身材瘦削,却  此,他每天都要奔波于各工区、各料场之间,核实生产料以确定   从头至尾地见证可与青藏铁路媲美的额哈铁路建成通车,是
 行动敏捷,说话办事都透露着一股子西北人的爽快利落劲。  实际车辆需求量。这听起来似乎很简单,但在“额哈”,气候恶     我一辈子的幸事。”
 2014年7月,丁海东奉命调到额哈铁路一线,负责为施工生  劣、路况艰险、信号时有时无,五个站又彼此相隔几十公里,这
 产组织物资设备供应。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他为“骆驼小丁”,丁  件简单的事情变得异常困难。  ? 做资料也是学习图纸和规范的过程                  感谢竞博jbo六局向宇平、赵蓟生、梁雪图片支持

                                                                                                                 31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